當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讀會 -> 正文
柿子熟了
發佈日期:2020-10-15    作者:仇傳國 閲讀:

秋雨綿綿,西風陣陣。漫步公園小徑,我看到了一顆掛滿柿子的樹。

乍寒還暖的時節看到這紅彤彤的柿子,讓人不覺感到一絲温暖,也勾起了兒時的回憶。

六七歲的時候,我跟爸爸媽媽一起住在爺爺奶奶家的老房子裏。記得爺爺奶奶房子的後面是一個破落的院子,裏面載着兩棵柿子樹。除此之外,還有滿園的荒草,幾面頹廢坍塌的矮牆。像極了魯迅先生所寫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中記載的那處荒園,不同的是這裏沒有“美女蛇”和何首烏。儘管荒敗,但它卻是我兒時的樂園。

小時候沒有什麼可玩的,這個園子就成了我和幾個小夥伴的遊樂場。一到週末放學,我們就不約而同的聚集此處,攀爬那幾個低矮的牆,然後從牆上伸手摘已經成熟的柿子。

對我們這些孩子來説,柿子樹很高。這時候,膽子大、會爬樹的夥伴就有了表現的機會,他們敏捷又靈巧地爬上樹去,對已經成熟的柿子挑挑揀揀。那些被鳥兒啄食過的先被捨棄,熟得不透徹的也不能要,最後,只把那些又大又紅還沒有什麼疤痕的柿子小心翼翼地摘了,然後裝在布袋裏,再用繩子慢慢的放下來,由地上的夥伴接應。每次摘完,大家都能分到一兩個。

每次分到柿子後,我都特別高興,捧在手裏,仔細的端詳,捨不得立即吃掉。記得有一次,我把柿子藏在一個太隱蔽的角落,而那段時間忙着掰玉米剝玉米皮就給忘記了,等後來猛地想起來,柿子已經長了白毛,再也不能食用。

多年以後,外出求學,一路南行。只有在放寒暑假的時候才能回家裏看看。有一年回家,專門去看老房子,因為多年無人居住已經只剩下斷壁殘垣。那兩棵柿子樹和園子也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處新建的房子。我的心裏因此剩下久久的失落。

柿子樹陪伴了我兒時的歲月,賜予過我難忘的甘甜。可是終究敵不過歲月的變遷,柿子樹最終只能跟破敗的園子一起煙消雲散。而我也從農村走進了城市,開始了新的旅程。
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